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东坡故里眉山水(散文)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影视戏剧

一、结缘眉山水

很荣幸获得第六届在场主义散文奖,要出席颁奖礼,我于2015年8月19日,来到东坡故里四川眉山。作别眉山,不觉经年,于今窃想,若要我说说对眉山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必定脱口而出:是水,是眉山的水!

难道眉山的水有什么特别吗?按理说无论哪里的水,烟波浩渺也好,涓涓细流也好,都由水分子构成,都是水的组织、水的团队……而任何人对水的认知,我想,都不可能有科学家对水的阐释来得精准——

一个水分子由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构成(化学式:H2O)。每个水分子的直径是4×10^-10m,质量为2.99×10^-26kg,体积达π/6(4×10-10)m3=3×10^-29m3。

水是地球表面上最多的分子,除以气体形式存在于大气中,其液体和固体形式占据了地面70-75%的组成部分。标准状况下,水在液体和气体之间保持动态平衡。室温下,水是无色,无味,透明的液体。水作为通用溶剂之一,可以溶解许多物质。

可不是么,不含其他东西的水,百分之百纯净的水,在这个地球上,即便你踏破铁鞋,也是无法找到的,我认为。

我天性就喜水。来到眉山,有意无意间,我都很留意水。在眉山看水悟水,还真让我看出了许多在别的地方无法看到的水道理、水名堂,有了好多妙想迁得……

我想到,我写散文的时间已不短,也获过好些奖,但我很看重拙文《任何墙都挡不住心的自由》(载《天涯》杂志2014年第2期“作家立场”)获得在场主义散文奖。要提及的是,这篇获奖拙文还是组委会推荐参评的。我觉得在场主义散文奖,是评奖标准鲜明、公开,关注社会、张扬作家的思想和担当精神的文学奖。我知道这个奖的含金量。我赴眉山之前,已按评委会的要求,很认真地写出了获奖感言。字面上看,我的获奖感言,的确没有提及一滴眉山水,着墨的,主要是水的对立面——“墙”!

何以会写墙?是因了2013年夏,我重游德国,专程去看了柏林墙、达豪集中营、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林,看后,就止不住情感震荡,觉得一定要好好地写写这“墙”。我前后写了三个月,七易其稿,近日再读,双眼仍噙泪。我觉得,我并不仅仅在是在写墙。

我在感言里写道:“我希望这个世界再也没有被人民唾弃、贴满口香糖的‘墙’。我想这需要作家心中,能够储满对人类的爱,有道义和担当,有追求幸福精神生活的勇气,有自觉的对苦难的抗争,尤其对‘墙’的抗争!遗憾的是,在今天,在这个世界,依然存在各式各样的‘墙’。即便地球村进入了生态时代,人类对大自然的过度掠夺、有意恶化生态环境的‘伟大作为’依然盛行,我认为这些都是‘墙’。只要是‘墙’,都反正常的精神生态和自然伦理,都残害美,都害怕正常的社会秩序,都害怕国家、民族和民众有自己的梦。”

我觉得任何一个写作者,无论你是写什么题材,都必须要有担当,有忧患,有文化批判,要能够提出问题,还要体现自己的个性情怀和独家散文哲学,文字,当然还必须是审美的,因为这个时代,依然需要力倡爱和美,依然需要科学的、思想的和美的启蒙。

我以为只有这样的写作,才是反抗“墙”,才是有利于文字流动、激荡起与“墙”对立、冲击墙的水性!反抗墙的写作,必然上善若水!必然利于活泼浪荡起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离不开的水!

隐含在拙文《任何墙都挡不住心的自由》的“水”,无疑会冲击墙,激起仇恨墙的浪——我想,这或许就是拙文能够获得苏东坡故里人发起的在场主义散文奖,而且与眉山荷水相连的因缘吧。

我至今回味颁奖会当天下午在毗水而筑的眉山岷江东湖饭店的《名家三苏故里论剑——在场主义与中国散文的转型》研讨会,我想,那绝不是曲水流觞、和润静雅的兰亭会,断断是当代散文研究清流激湍、水浪冲撞的盛会……我尤其记忆犹新的,是主持人孙绍振教授对研讨会饶有风趣之评:“今天的争论非常精彩,大家有一种探求散文艺术的献身精神。特别是陈剑晖,虽然他的普通话讲的不怎么好,敢于冒犯阿来;阿来也是敢于冒犯陈剑晖,这是真正的散文精神,真正的在场精神。”感于机会难得,我也抛砖引玉,研讨会上作了即席感言,主要是说自己的散文观,而有心人该会从我的话语间,闻出眉山特有的水痕——

刚才听了了很多专家、老师对在场主义的散文性和在场精神的争论,我觉得都很有道理。我想打个比方,在场主义散文就像一个大鹏鸟,在场精神是它的左翼,散文性是它的右翼,缺一不可,失去了哪一翼都飞不起来。

我觉得,真正的、深入的在场性是有风险的。我的获奖散文是写柏林墙的,写柏林墙,必然牵涉思想、民主和自由的问题,怎么把握,这就有个风险问题。在场性就是担当精神、批判精神和介入精神,作者要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资料性的文章,不可能有在场精神。

我们已被卷入科技时代。科技时代的散文该怎么转型?科技时代的散文,就像我们的生活离不开科技,也该提倡引入科技视角。

对我而言,我以本科出身于农业气象学专业的背景,引入自然科学审美视角,千禧年以来,一直写生态散文和自然笔记系列。我觉得,现在是要把自然生态和精神生态打通,当然,文字,起码得是审美的,要有批判性,有担当。

前几天我看了山东师大孙昕光教授向我推荐的《大自然在说话》系列视频,很震撼!我建议大家也看看。每个视频都五分钟,都以科学视角切入,最后一句话都是:“大自然不需要人类,人类需要大自然!”在科技时代,散文要反映生活,科技视角的确很有必要引入。科技有启智、审美视角。其实,散文性就是散文美,科学美包含散文美。在场精神和文化批判,引入科学精神和科学视线,必然更为强烈和深入。写冬虫夏草,如果有冬虫夏草知识的切入,作家将科学知识以情感融化,审美化,对冬虫夏草进行深层次的认识,这跟不引入科学视角写,我想其深度,是大不一样的。我觉得散文题材很重要,引入科学视角也很重要。

二、眉山科技水

其实,我与眉山水面对面,立体地、艺术地感悟眉山水,该是在颁奖礼前夜,即8月21日的眉山之夜。

是夜,星月皎洁,微风送凉,在眉山朋友陪同下,我与孙绍振教授、范培松教授、陈剑晖教授,相与步入东坡城市湿地公园。好客的眉山人,借夜色温柔的湿地公园东坡湖,令音乐喷泉——立体而舞的眉山水,乐舞在评委和获奖作家面前。

这可是色彩变幻宛若美女乐舞的水啊!瞧,喷泉“唰”的一声,就雄起来了,优美地,扭动起来,朝天甩溅,灯光变幻,水花在歌唱,色彩迷离,时而橙红,时而浅绿,一会转换成翡翠珠帘,须臾又成黄紫、朱红、宝蓝。这是水色的狂欢,色彩在欢爱,高低起伏的色彩,汩汩不竭,朦胧神秘,神奇神秘,神妙莫名。

真是形色毕现的音乐之水啊!和着音乐节拍,喷泉拂动出圆形、椭圆形,像波浪,似飞瀑,长高,矮化,时起,时落,刚冲上几十米高,旋即又矮化得高不盈尺……金鱼在变幻,在欢跃,成簇珊瑚花儿正开放,那是兰花?莲花?还是断线的珍珠?大珠小珠在跌落玉盘(湖),一颗接一颗……

“《小天鹅》欢快的乐曲响起,喷泉忽高忽低,像一只只欢快的小天鹅;《西班牙斗牛士》乐曲声正激扬起,四面八方的水都往高处中心点喷去,如同勇士与牛决斗;《梁祝》柔情的乐曲响起来了,喷泉变化出幅幅美丽的图案。突然,四周喷出了蒙蒙雾,霎时,美丽的彩虹在水中绽放……”

突然,只见一排白光如剑猛然朝水幕刺去,水幕化作了色彩幻变的瀑布,晶莹剔透,如旗帜颤动着,朝对岸倾去……

我马上凝神细看,原来,那湖对岸有座座中国亭阁翼然,霓虹闪烁,色光流转,我一时恍惚置身仙景,听得孙绍振教授在旁边说:“琼楼玉宇加音乐喷泉,太美了!”

现在回想,那夜,我可是置身于音乐眉山、水色眉山啊!这水之乐舞,富于韵律的音乐水舞,不但是富于散文美之水,而且还是科技化了的艺术之水!

诚然,这断断已不再是遥远的壬戌之秋、七月既望那时,苏子与客泛舟赤壁,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之时的水,也不是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月出东山,白露横江,水光接天中那茫然万顷之水,同样不是击空明兮溯流光,苏子复游于赤壁之下,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断岸千尺时的声哗江流——当然,眼前这音乐喷泉,也能划然长啸,让草木震动,让山鸣谷应,让风起水涌——水分子的结构和本质古今相同。

当时,我还窃想,这音乐之水,被科技艺术化了的立体之水,与东坡步出眉山后,在前后赤壁歌吟的浩荡江流,与歌唱入他传世散文中的汩动之水,果真就没有什么传承?也不存在任何联系吗?

三、眉山自然水

颁奖礼翌日,眉山朋友组织采风,我与阿来、剑晖教授同组,竟然有幸邂逅了好大一片水域。

我至今记得那片静美、奇异的大水域!

那天初见这片水域,素来好水的我,也禁不住喜形于色,急切地问:“叫什么?这一片水域!”

“五湖四海!”眉山朋友答。

哦,“五湖四海!”居然,是如此奇妙、阔大的名字!

是巧合呢?还是神谕?——这究竟是怎样的水域?

啊,这相和相亲之水,静美寓动态之水,莫非已在眉山天地间暗示:“水啊,你与东坡散文,可是一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哪!”

我惊异于这“五湖四海”了!

马上我就知晓了,这“五湖四海”,水域达1300亩,水环水绕的陆地(岛)200亩,蓄水量可达300万立方,阔的湖面就9块,人工岛39个,草坪面积11000平方,苗木花卉112种四季摇曳……是集生态走廊、文化长廊、山水画廊于一体的寿乡水岸?湖滨公园。

眉山朋友更告诉我,“五湖”满贮了地理、历史和文化,由长寿湖、忠孝湖、太极湖、存银湖、丹景湖构成;“四海”,则依湖泊和地形、地貌特征,被命名为花海、草海、镜海和长海。

水者上善!很自然,善良者如我,平生爱水的我,那天,不禁就仔细仔细地地端详起眼前的湖水来。

这还不是瑶池吗?如此平坦如镜,水清澈而湛蓝,幽光闪而静美,仿佛翡翠镶嵌入人间。

水中的树,哪一棵不是岸上水下两相对称,在彰显闲适,闲静天地。

那大珠小珠散落的岛,在呼应对望。曲折长廊将小岛与湖、湖与湖相互串连,庶几是湖与湖的牵手,水与水的相思。静润的水,是那样的优雅、秀美、婉约,灵气,当然,也不乏岷江大浪淘尽的含蓄,内蕴海的浩渺。可以想象,每当黄昏落照,彩霞与孤鹜齐飞,这五湖四海,该会是怎样的美,该会是怎样令人沉迷的世界啊!

如此的水景,令我想起苏子自喻已文如汩汩流泉,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随物赋形的论断——这不是有了好水、大水、静水,就必出湖的高妙境界么?

我顿时悟得,这原来,苏子如水的散文的源头,可是百分之百出自故里眉山啊!

东坡诗文,总浮泛水的氤氲,充盈水韵,尽显水之美。眉山之水美,该早就注入了东坡的潜意识和显意识,总在让大师的灵思妙想,无法不水色常驻,活泼充盈,每每感时应物,总能随手“水”来,动静流美,四时奔涌,“随物赋形”吧!

话说回来,眼前这“五湖四海”,不亦是因地制宜,因了地形地貌,而美轮美奂出的奇妙水域吗?这湖,难道不是随了地形起伏,而开阔窄小,而且联通了水系,变状幻化,才出现随物赋“水”的吗?

眉山的朋友说,“五湖四海”的前身,可不是现在这样的千亩湿地,而是杂乱无章,互不相连,粗野单调的池塘水凼,多有采沙坑洞,荒芜凄凉,是荒滩、鱼塘、水凼的杂乱世界,而今,旧貌已由静美、纯粹、优雅、自如和大气取代。

这,不同样是借了自然之力,造出自然美景的又一典范吗?人入水世界,必被包围于水美水静水味,让你在夏日里,亦倍感洁爽、清凉。

我想,这不也是我推崇的人类“改造自然”的最佳模式吗?——既利用了自然又不伤害自然,还美化自然。纵然有些人工痕迹,成了“人文自然”,但其形成过程,却又似水往低处流一样自然,得人的善美,和融宜人。这才是真正依了自然物形,却不伤及自然而整合自然,让自然更美、将自然美集中而升华,与心合一的美事……如果杜撰个词儿,我想,就该叫“天心美合一”吧!

试问,这等境界的建构,又怎离得开科学之力呢?

顿时悟得,这原来,苏子如水的散文的源头,可是百分之百出自故里眉山啊!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韩潮苏海”。

对的,这东坡故里眉山的五湖四海,不就是人杰地灵的眉山大地上水意浩淼的大散文,浩浩渺渺的“苏海”吗?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样治疗癫痫病开颅手术需要多少钱延安哪家癫痫医院能治癫痫病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